<i id='vxewc'></i>
<ins id='vxewc'></ins>

    <code id='vxewc'><strong id='vxewc'></strong></code>
    <i id='vxewc'><div id='vxewc'><ins id='vxewc'></ins></div></i><acronym id='vxewc'><em id='vxewc'></em><td id='vxewc'><div id='vxewc'></div></td></acronym><address id='vxewc'><big id='vxewc'><big id='vxewc'></big><legend id='vxewc'></legend></big></address>
    <fieldset id='vxewc'></fieldset>

            <dl id='vxewc'></dl>
            <span id='vxewc'></span>

          1. <tr id='vxewc'><strong id='vxewc'></strong><small id='vxewc'></small><button id='vxewc'></button><li id='vxewc'><noscript id='vxewc'><big id='vxewc'></big><dt id='vxewc'></dt></noscript></li></tr><ol id='vxewc'><table id='vxewc'><blockquote id='vxewc'><tbody id='vxewc'></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vxewc'></u><kbd id='vxewc'><kbd id='vxewc'></kbd></kbd>

            “保鏢打人醜聞”鬧大,馬克龍出面緊急滅火

            • 时间:
            • 浏览:16
            • 来源:丁香五月综合缴情综合

              【環球時報駐法國特約記者 潘亮】面對“保鏢打人醜聞”帶來的日益高漲的輿論壓力  ,法國總統馬克龍有點挺不住瞭 。與事件剛開始時的曖昧與偏袒不同  ,馬克龍近日開掉瞭這名惹事的“愛將”  ,涉事人員也被立案調查 。但這場風波卻並未因此平復  ,反倒越鬧越大  。為此  ,愛麗舍宮22日晚召開緊急會議  ,馬克龍明確要求總務秘書重新調整其顧問辦公室工作 “以避免出現新的問題  。”23日  ,內政部長科隆頂著壓力在國會接受瞭調查委員會的提問  ,以期平息各方憤怒  。法國媒體稱  ,作為總統的“防火墻”  ,科隆如果都頂不住瞭  ,那馬克龍的麻煩可就大瞭  。

              此前一段視頻顯示 ,長期擔任馬克龍安全顧問的貝納拉5月1日在沒有值班的情況下  ,頭戴鎮暴鋼盔、佩戴警徽出現在巴黎勞動節示威現場暴打民眾 。雖然視頻早在5月就已爆出  ,但隨著貝納拉身份被“人肉”  ,法國輿論的譴責之聲一浪高過一浪  。法國電視二臺23日報道稱 ,面對反對黨強烈要求總統出面進行澄清的呼聲  ,馬克龍一直選擇緘默 。時政評論傢威滕伯格稱 ,這是因為馬克龍 “要做時間的主人” ,他希望自由決定表態時間或者不表態  。屈服壓力被迫回應不符合強勢總統的“權力觀”  。但是要“討個說法”的各大反對黨卻並不買賬  。22日上午  ,國民議會上不少議員決定“罷工”以示抗議 ,拒絕就憲法修正法案展開討論  ,議會主席不得不宣佈休會  。“第五共和國史上的首次國民議會休會”令很多議員感到震驚  ,社會黨總書記富爾稱  ,在這種情況下進行憲法改革的討論完全沒有可能  。 國民聯盟主席勒龐直指貝納拉醜聞凸顯瞭掌權者對惡人的包庇、縱容  ,如今“保鏢打人醜聞正變成馬克龍醜聞” 。

              《巴黎人報》23日報道稱  ,或許是感到瞭潛伏在保鏢打人事件之下可能的危險  ,馬克龍上周日還專門會見瞭總理菲利普、內政部長科隆以及政府發言人格裡沃共同商議此事  。他通過下屬向法新社放風說:“該事件中  ,從未有過 ,也不會有對犯罪的赦免!”

              馬克龍能否在這場已演變成“全民不信任案”的危機中保住威信和支持率  ,內政部長科隆23日面對調查委員會的宣誓陳述至關重要  。法國電視二臺稱  ,內政部長其實是總統 “防火墻” ,“防火墻”一旦崩潰  ,馬克龍的麻煩就會更大  。

              法國《電訊報》23日報道稱 ,面對調查委員會  ,科隆在當天的陳詞中表示五一當天貝納拉沒有執行什麼“總統府秘密任務”  ,他隻是獲準以“觀察員”的身份參與安保工作  ,但假扮警員施暴絕不可接受  。科隆強調 ,當天下午內政部有人向他匯報瞭貝納拉事件 ,並稱其會受到處罰  。他和巴黎警察局局長及總統顧問辦公室也通瞭氣  ,兩者都擁有必要信息以決定對當事人進行行政處罰或交由司法調查 。科隆認為  ,他的處理合情合理 ,“貝納拉闖禍與內政部沒有關系  。內政部之所以沒有直接起訴調查貝納拉是因為這不在內政部的職責范圍內  。”

              此外  ,科隆就 “貝納拉是否有持槍證  ,內政部是否為其配備瞭公車  ,科隆本人是否提前知曉貝納拉的計劃”等問題一一予以否認 。但“法蘭西不屈服”及共和黨等黨派代表認為科隆的回答避重就輕  ,讓人仿佛在“霧裡看花” 。

              貝納拉與馬克龍關系甚密  。不但在公共場所和馬克龍形影不離  ,還被媒體多次拍到參加馬克龍打球、滑雪等私人活動 。據悉  ,貝納拉曾為前總統奧朗德競選負責安保  ,並擔任過前經濟部長蒙特佈爾的司機  。但他曾違章肇事卻駕車逃逸 。這樣一個簡歷有污點的人卻被馬克龍拉進競選陣營  ,並快速“上位”成馬克龍的貼身保鏢並兼職總統顧問辦公室主任實在令人費解 。